小说简介

太医之子黄羽,饱受欺负,拜师神秘老人,学的绝世武功。看他医术武功双绝能否掌控命运。

小说试读

1、起点

武学是中华民族的精髓,本人愚以为,它应该比起四大发明更有所长。因为武学不单能让人强身健体,调养生息,而且是一种高深的学问。我们都知道人体有潜能,那就让我们放飞一下想象力,进入这个虚幻的世界吧。

早在盛唐时期,由于国泰民安,人们在富足之余,有了闲剩时间,加上初唐倡武,人们便流行练武。初唐也是佛教传入中原时期,各地大兴佛寺,特别是嵩山少林寺,僧人非常多。而那些僧人,平时除了念经拜佛之外,酒肉都不能碰,更不要说谈情说爱了。武学便成了他们的大热,可以想象那大环境之下少林寺的情形,于是也就有了后来“天下功夫出少林”之说。这段时间武学有了很大的发展,除了少林之外,人们还建立了各门各派,可谓是百家争鸣,其中就有个别特具慧根之人,深究武学,创出非常厉害的独门功夫。而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自然就给江湖的发展提供了充分的空间,越来越多的人参与之后,矛盾日渐产生,而矛盾正好是发展的动力。为了争名争利,武学的发展更是一日千里了……

只是到了唐朝晚期,统治者由于害怕这些无法管理的功夫高强的人危害到他们的人身安全,也为了尽量控制局面,防止动乱,下令禁武。当然江湖中人也不会任由宰割,但由于江湖中恩怨太多,不能团结一致,而且面对一个国家的军队也太不容易了,几经腥风血雨之后,很多武林人士被杀,也很多高深的武学因被毁灭而失传。当然也有极个别高深的武学由于各种原因而幸存下来。

宋朝之后,都有几个时期武学还有进一步发展,特别是到了南宋1161年,和金国签定了隆兴和议之后,两国互不侵犯,经济有了空前的发展。而在这个背景之下,武学也迅猛发展起来,江湖又再度兴起。

而这个和议之后,南宋和金国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议和只是当时需要。一直以来宋国强大时都想北伐,金国强大时都想继续南侵。特别是这个和议对于南宋可是屈辱的和议,而且无论南宋还是金国,都非常不满,满意的只是那些早已厌战的军民罢了。随着时间一年一年过去,这休战期间,金宋边境冲突日趋严重。实际上两国都在几十年的战争中积聚仇恨,此时在经济上稍有发展的南宋更是想收复旧河山。

此时天下形势亦比三国还要乱,南宋苟安一角,金国则在灭辽攻北宋之后,占据了北方大量的江山,两国对峙之下。蒙古各部落又乱在金国西面,还有西辽、西夏,以及比邻南宋的大理国和吐蕃各部落。在这样天下四分五裂之时,也正是这个故事的开端。

南宋有一医者黄恒,他是名医崔嘉彦关门弟子,崔嘉彦是名医扁鹊之传人,精通脉学。黄恒的医术很快就闻名一时,于是被当时皇宫中丞相赵汝愚相中,专程派人求其进宫,并为宫廷太医。黄恒本来并不想进宫,但由于膝下有二子,本着为家人着想,便接受了皇宫的安逸日子。但他进宫后才慢慢发觉宫中尽是明争暗斗,于是终日惶惶不安。幸好他是受赵丞相选进宫中,而且医术慢慢被众所周知,所以暂能苟且偷安。黄太医进宫时所携两子,长子黄海,次子黄羽,皆聪慧乖巧,特别是黄羽,自小聪明过人,他对什么事物都有很强的好奇心,且无论什么东西都一学即懂,深得黄太医宠爱。

无论皇宫里终日人心惶惶,或者哪一天会发生什么事,在小孩子那里却总是天真烂漫的,没有什么可谓担忧的。黄羽也是一样,在宫里他家虽只有一个小院子,但还是奇乐无穷,当然他更喜欢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因为皇宫太森严,太医的儿子本没有什么权限,但唯独是,因为黄羽异常聪明的原因,也很小就略有点名气。那时黄羽才六岁,知名度已经极高,也让他开始结识到一些同龄朋友。

玄觉是黄羽最早认识的朋友,他可是宫里老国师朱大学士的徒弟,也是被认为集聪明才智于一身的孩子。当然小孩子不会分析什么,只不过黄羽觉得和玄觉一起比和其它什么都不懂的小朋友要快活很多。

由于在一次意外中黄羽知道玄觉被宫中禁军副军都的儿子李权欺负了,便出谋献策帮助他。几经周折之后因为在帮玄觉报仇的时候,黄羽不忍心伤害李权,又和李权交上了朋友。

但随着黄羽的长大,他父亲对他要求提高了很多,他开始每天都要背记人体的经脉和穴位等,根本没有什么让他能去玩的自由了。但聪明的孩子还是能找到空闲的时间的,在一段时间之后,父亲不知忙于什么工作,对黄羽看管少了。这是机会啊,于是这天他又偷偷溜去找玄觉了。

玄觉是朱老国师的学生,其实老国师的门生数以千计,本来并不收年纪这样小的门生的。只是晚年了,他开始钻研起“玄学”和周易的东西,更著作了《周易本义》等书。在研究之余也习惯地收上几个小徒弟便于研究。玄觉算是他最得意之徒了,因为玄觉的确比其它弟子要聪明。

在黄羽闯入之时,老国师正向他的弟子发问:“……何谓阴阳?阴阳之间关系你可记得?……”玄觉没精打彩的回答着:“山之北水之南谓之……”黄羽一听,怎么跟父亲跟他说的药理药性一样的,于是不自觉地也跟着说起来了。老国师听着听着转过着,原来是黄羽,其实他早听说过这孩子聪明过人,他一直很欣赏这个小子,这次听黄羽说这些道理更是不停的点着头。于是打断黄羽继续问:“嗯,那你知道阴阳之间有何共性与异性吗?”黄羽想了想,还是对答如流,老国师乐了,便对黄羽说:“你以后要多来这里,我会教你更多更多关于阴阳五行、易卜八卦的道理呢。”黄羽不明白,刚才说到的这些都是父亲要他学习的药理的东西,五行八卦又是些什么东西呢?于是问:“老先生,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吗?”老国师于是故弄玄虚说:“嗯,小孩子,你把你的手掌给我看看吧。”黄羽于是伸手给老国师。“……嗯,你在家里是排行第二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或者姐姐,你的家人……”

黄羽听着听着,便想:为什么老国师能说得这么准呢?真是太奇怪了,于是对这个易卜八卦有了浓厚的兴趣,到时候我也能看看别人的手掌就知道他们的情况就好了。老国师继续看了黄羽的另一只手掌,突然不说话了,又摸起了黄羽的头,口里不停地咕噜着:“……你的骨架太奇特了,你不是普通人,手掌乾坤,能改国运……但是,命太硬了,损父母害亲人,将孤独终老……”虽然这些黄羽不能听明白,但看到老国师这种表情,黄羽有点害怕,于是缩回了手退开两步。老国师停了片刻,长叹一声:“天地之造物,皆有其因。人有其命,但非必然,或者一切不尽然。”又对黄羽说:“你我之间有缘,以后多点来找我,今天就到这里吧。”于是老国师更是把他的一些书如《周易本义》、《易学启蒙》等赠予了他。

玄觉很久没见过黄羽了,发觉黄羽现在比他长得更高了,刚才师父又不停地夸奖他,心里更不舒服了。黄羽见到玄觉也感到两人之间好像没有了以前的热情了,于是随口问问那个李权还有没有来找玄觉麻烦。说到李权,玄觉才来了点劲头。自那次之后,他还常碰到李权,但是李权没有太理会他,他也很少去搭理他了。他们两个聊着,又决定去找李权。

然而长大了一点的李权,也逼于他父亲,每天都要勤于学武。玄觉知道他的情况之后,没趣的离开了,只是黄羽对李权练的武功又非常感兴趣,而且也想跟李权学着玩。副军都李大人希望李权能有个伴儿就专心学好武功,也没有阻止他们。

就这样,黄羽除了完成父亲给他的任务之外,一旦有时间就去找老国师学习他的周易八卦,一首卦名次序歌早已倒背如流了。又跟李权学习功夫,通过李权,他还认识了李权的一个小太监朋友小安子。小安子是御善房的,虽然年纪也很小,但却有一双巧手,能做一些非常美味的点心,而因为李权父亲有一点权力,所以李权经常找他做些小点心吃。由于小安子经常笑着脸,所以宫里大太监、老太监们都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快乐,慢慢地,快乐也成了小安子的别名了。

小安子在黄羽面前老是说着他的优越生活,御善房有多大多大,什么食物都有,有很多很多御厨师,还有很多很多婢女和太监。当有皇宴时,摆满了食物,在那里走一圈都要半个时辰,闻着各种香味,食物都油油的闪着光……这些都让好奇心强的黄羽神往,于是黄羽很希望有一次能跟着小安子去感受一翻,经常在梦里游走着小安子口中那个御善房呢。

2、偷吃的神秘老人

终于有了这么一次,小安子让黄羽换上他的衣服,带着他来到了这个梦想的御善房。小安子带着黄羽,滔滔不绝地介绍着,黄羽也真是大开眼界,虽然好像没有之前小安子跟他说的那么厉害,更不像梦里的情形。正在小安子带着黄羽游到了山珍海味阁时,一个老太监叫了小安子的别名,小安子于是只有对黄羽说,刚才叫他的是干爹,他要忙点事了,并叫黄羽按原来的路走回去便得了,衣服丢在他公房门边就行了。

黄羽于是只有准备回去了,毕竟父亲教导多次了,宫里的地方是绝对不能乱走的,一不小心性命也会丢了。但正当黄羽要走时,却来了几个婢女,情急之下,黄羽只有躲进了一个厨柜里。刚关上柜门,里面就来了很多脚步声,黄羽害怕起来了,于是只有躲着不敢出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没有什么声音了,当黄羽刚想打开柜门走的时候,又传来了两把声音。听声音是一老一少的,但能听出来明显不是皇宫里的口音。黄羽不敢多动,只认真听着他们的对话:“师父,我已经很饿了,你看我的口水都流干了……”是孩子的声音,跟着老人也说话了:“唉,你怎么比我还要馋,有什么东西不好学的,再等一会吧,现在还太烫嘴了,不能吃的。”小孩子声音继续说着:“不行了啊,我要吃了啊,那一定比狗肉还要好吃的……”老人又说:“差不多了,你现在下去一定又要给狗咬呢,皇宫里的狗肥着呢!”停了一会,小孩又说:“我可以再等多一会,但我要吃多一点的,吃很多很多的,吃到肚子满满的才走……”“行了,我带你来就是任你吃个够的啊,吃完之后回去要学会第九掌啊……”“嗯,只要让我吃我什么都答应你了。”……

说话声停下了,黄羽现在心里明白,再这样下去就很难离开这里了,于是只有慢慢地把柜门推开,硬着头皮离开了。这时候,他看见不远处有一老一少两个衣服穿得破破烂烂的,头发也乱得很的人在吃着东西。老人一见黄羽,对着他笑了笑,便拉上小孩一跳跳到屋檐,手里还抓住一块熟肉。黄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不知道说什么好,也想到自己处境不妙,便转身跑了。但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从背后拉了起来,又一下子飞到了瓦面上。

黄羽心里正害怕,转过头看看什么回事,一个影子擦过了,后面没有人。刚转回头,黄羽不禁吓了一跳,一个很脏很老的老人面对面看着他。不等黄羽说话,一块羊腿塞到了他嘴里。老人端祥着黄羽,说:“你新来的吗?你跑那么快干嘛?我可是你家皇帝的朋友,他请我过来吃饭的……”老人连续说了几句,发觉黄羽怎么不说话,于是把他的羊腿拿开,但黄羽刚想说什么,羊腿又塞了进来,老人继续说:“我知道了,今天我来这里可是秘密呢,你不能跟别人说啊,刚才这个羊腿是有毒的,专门要来毒说话不算话的小孩子的,刚才你已经答应不把这件事说出去的了……”老人继续不停地说着,黄羽自己用手把羊腿拿开了,看看羊腿,心里想:“这个羊腿有毒?骗小孩的吧?有毒你自己又吃?”老人看见黄羽羊腿拿开了,做了一个不许说话的姿势,又小声对黄羽说:“嗯,说吧,你究竟想怎么样?”黄羽还没有定过神来,于是问:“我不会说你们来偷吃的……”“不是!”老人做了个鬼脸,继续说:“都说了不是偷吃了!你怎么说话不算话的……”“不是,不是了,我只是想问一下,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飞到这上面的啊?还有我怎么下去啊?……”正说着,老人一推,黄羽便从瓦面上向下摔,“啊……”黄羽惊叫着快掉到地面时又被人捂住了嘴,原来老人已接住了他。老人笑着说:“你这都不懂,这叫轻功啊。”黄羽继续问:“我知道是功夫啊?我要怎么样才能像你一样能飞吗?”老人很快地飘到刚才那个脏小孩那里,对小孩说:“你还吃,小心被皇帝老子把你做成乳猪了。”便拉上那个脏小孩子一飞,不知道去哪了。黄羽又惊又喜,刚才飞了一下摔了一下,现在头还有点晕,正转身要走,那个老人又突然在他面前出现,声音很小的凑到他耳边说:“你想学轻功吗?以后垫着脚走路,脚跟不能着地,连续三个月,懂吗?”黄羽刚想问仔细一点,老人已经一阵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今天的经历真是太奇怪了,黄羽又好奇又害怕地跑了回家,连小安子的衣服都忘了还了。第二天,黄羽才找上小安子,并在一个角落才偷偷地跟小安子说昨天的经历。小安子睁大眼睛听着他说,听罢才小声对黄羽说,他早知道有这两个偷吃的人,干爹跟他说那个老头不是普通人,叫他不要理的,看见他就装看不见。而那个很馋的孩子叫小七,他认识的。小七人没有什么的,就是馋了点。黄羽插嘴问了:“但那个孩子真的很脏,为什么他弄得那样呢……”“你不会知道的,我以前也很穷很脏的……”小安子打断黄羽,“在遇上我干爹之前,在我还没有进宫当宦官时,我还是在乡下里,一天连一顿饱饭也没有。……”黄羽觉得奇怪了,于是问:“啊?快乐,你不是在宫里长大的吗?”小安子停下了,良久才说:“你不懂的了,我那时候也太小了,都记不清了,干爹说带我进宫之前我快要饿死了,幸好遇上了他,所以他给我起了个名字叫‘小安子’,因为我有福气啊。”……他们两在那个小角落聊了半天,互相之间说起一些对方不了解的新鲜事,关系也慢慢加深了。

聊过之后,黄羽更加知道了原来那个老人是个非比寻常的人物,再想起老人对他说想学轻功必须连续三个月垫着脚走路,于是下决心三个月脚跟不着地,希望也能“飞”起来了。一开始的时候,脚垫起来了,却连基本的平衡都把握不好,走起路来也歪歪斜斜的,家里人也问他为什么,他便说和玄觉打赌的。时间长了点,能像平时走路一样了,但是脚弓开始痛得厉害了,不走路也痛极了。黄羽想放弃,但又更想像那个老人一样可以飞来飞去,便下决心继续。终于有一次父亲也发觉了,却没有责骂他,反而教他按压脚掌上的一些穴位也能减轻痛苦,黄羽试着去按,果然有点效果,于是继续练习着。甚至他跟李权学功夫的时候,人家练弓步时黄羽也垫着脚练,难道更大了,但黄羽仍是没有放弃。

很快三个月就到了,黄羽十分期待“飞”的时候,但结果当然是让他十分的失望了。于是,又恢复了正常的走路,说来也奇怪,现在走起路来好像不同了一点,是有点“轻松了”的感觉,特别是在爬楼梯时,感觉没有以前累了。原来还是有点儿作用的,黄羽继续时不时又垫起脚走走路,特别是爬楼梯时,用脚尖走,甚至两级三级一步走,这样还挺好意思的。

直到习惯了,他的脚都已经不痛了,但还是喜欢按着父亲说的穴位,因为挺舒服的。慢慢地,黄羽便奇怪为什么脚掌上那么多穴位,父亲只对他说按那几个,于是便自己按起了其它的穴位。几天之后他开始后悔了,因为脚又开始痛了,而且并不是以前的一般痛法,他才知道这些穴位不能乱按的,有些重要穴位按的时候力气大了一点就痛得厉害,有些穴位按得力气大一点脚还会发麻呢。

父亲听说了黄羽说脚痛的事,更是把握好机会跟黄羽说了穴位的学问。这次黄羽又学会了很多东西,比起以前简单地记住穴位有意思多了,原来对于按错了痛的穴位,可以按一些对应的别的穴位来解除,也像是医学的阴阳相调关系和玄学的阴阳相生相克道理一样。但黄羽也萌生了一个坏主意,就是打算下次跟李权比试时可以攻击他的穴位,这样就不致于每次比试他都那么轻而易举地打赢自己。

到了这天,李权又要求跟黄羽比试一下了,目的其实就是炫耀一下自己的功夫。这次他更加轻视黄羽,单一个左手和黄羽打,黄羽心里当然不是滋味了,而且今天小安子也在场,他更觉得难堪了。于是,黄羽便决定用穴位的方法对付李权。李权一样习惯地叫黄羽上,怎么怎么样进攻他,黄羽便按以前一样进攻,李权又习惯地挡架黄羽。黄羽就趁好这个机会,突然攻击他的手上的重要穴位,“哎呀!”李权感到手部一下刺痛,马上退开,打量了黄羽一下,又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小子今天进步这么大啊,以前都没有能伤到我的本事呢。”说罢他又转头向着小安子摆摆姿势,意思是:等着瞧吧,刚才只是意外。黄羽知道了他的方法有效果,心里暗喜,更想今天要扬眉吐气了。

3、李权父子

“看招!”这次李权主动出击了,他已经不顾刚对黄羽说的一个左手让他了。黄羽硬着头皮挡架了一下,又攻击李权手上的穴位,李权又“哎呀”一声,他示意停下了。就这几下交手,李权才发觉刚才黄羽伤他并不是意外,今天的黄羽有点不一样了,而且刚才黄羽打他的位置非一般的痛,第二次打的位置不知为什么整个手都有点麻痹了。但是,今天小安子在场看着,不能让黄羽抢尽了风头啊,李权又把心一横,趁着小安子正为黄羽拍着掌的时候,突然向黄羽发起攻击。这时候黄羽正洋洋得意,也望着小安子笑,而且其实他的功夫根本不行,刚才能打到李权两下都只不过是因为他太轻敌了,所以李权这次一拳便打黄羽打倒在地上。

黄羽闪避不及挨了这一拳,头都有点昏,嘴唇都破了,心里怪起李权了,没说话就动手偷袭。于是生气地骂了:“你真是坏蛋,我还没有准备好就动手了……”李权支支吾吾地回应:“我爹说的,兵不厌诈啊,我们在比试嘛,手脚没眼啊。”黄羽心想:“好,竟然你暗算我,我也要让你吃点苦头。”黄羽猛地攻击李权了,李权这次也知道黄羽的攻击不容轻视,于是不断地闪避,有机会才还击。毕竟李权是有点儿功夫的,几个回合后,又一拳打中黄羽,黄羽又摔倒在地。但黄羽的性格就是太倔强了,越是失败越是痛他就越不会放弃,他又冲上前继续攻击李权的要害位置。由于急噪,李权明显占尽了上风,这时候小安子都说话劝架了:“唉,不要打了,你看黄羽都受伤了……”其实这时候也并不是李权要继续,而是黄羽拼命的完全不防守的进攻,李权不能停下来。在黄羽的猛烈进攻下,终于李权挡不住了,又被黄羽击中胸部穴位,剧痛了瞬间,手脚像一下子失了控。黄羽趁着这个机会又急起进攻,一下子打中了李权脖子左边的穴位,而且力气不小。这时候问题发生了,李权“啊!”的一声,应声倒地。黄羽才知道自己太冲动了,便走上前去想要扶起李权。这时的李权却睁着眼睛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上身微微颤动着。

黄羽马上帮他把脉,把了脉后才吓了一惊,李权的脉像十分奇怪,好像得了什么大病一样。小安子看见这样,紧张起来了,大叫:“来人啊,来人啊,出事了,出事了……”黄羽这下害怕了,李权看样子很严重,才想起以前父亲对他说过多次穴位是人体的经脉要点、血脉神经交汇,绝对不能乱按。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反正也不能回头了,于是黄羽继续帮李权按压其它有益的穴位来帮李权通畅血脉。

很快,一个非常高大的将军样子人物带着一小队人马快步走了过来。李权几个跟班看见,马上跪下了:“大人,……小人照顾不力,请……请大人饶恕……”那个大人便是李权父亲,宫中禁军军都,在宫中他只受兵部和一些重臣管,虽然官职不大,却把握部分的禁兵兵权,可以说职位不高权力不轻。他并没有理会李权的跟班和周围的人,直接走到李权身边。黄羽抬头看了看李军都,这个人满脸的胡子,杀气腾腾的样子,看见就有点害怕了,但是今天这个祸是自己闯下的,也不能逃避了。

李军都看了看李权的情况,便问周围的人:“怎么会这样的?”那些跟班就马上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了。听罢,他便按着李权的一些穴位位置,用力柔了几下,然后扶起李权,要带他到另一处治疗。走了几步后回头瞪了黄羽一眼,狠狠地问:“是你干的?”黄羽头都冒汗了,他听罢点点头。“不是这样的,刚才他们只是在玩,意外来的……”小安子说。李军都转过头,看见是一个小太监在说话,便打断道:“谁要你说话了吗!”小安子马上停住了,他也知道在宫里他是没有主动说话的权力的。这句话之后,周围都静了,无论他的跟班及各人,连黄羽都低下了头。

片刻之后,又突然听到有人说:“让我帮那孩子看看吧。”一听这个声音,黄羽都不知道是得救还是来祸了,是他父亲。李军都看见是黄太医,再看看黄羽,说:“这么阴毒的功夫你教他的?”黄太医没有回答,只说:“李军都,孩子受了伤,还是先让我看看吧。”李军都盯着黄太医,扶了李权过去。黄太医看了看李权,又看了看黄羽,便转过李权身体,向着他后背用力打了几下。李权抽动了几下,突然颤了颤,然后张开了眼。“啊?没事了,没事了……”那些跟班们欣喜若狂,都松了口气。小安子和黄羽也松了口气了,幸好黄太医医术高明。

李权刚醒来,看见父亲也在场了,又看见周围人这么多,正在迷惑中。李军都又对黄太医说了:“你教他功夫的?”还没等黄太医说话,李权却说话了:“不对,是我教黄羽功夫的,我教他马步、正拳……”显然李权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没有察觉到两个大人之间的冲突。李军都停了片刻,转头对黄羽说:“原来你就是黄羽。”又望了望黄太医,带上几个手下走了。

父亲带着黄羽径直回到家,再进书房关上门。黄羽知道出大事了,父亲在路上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且来到父亲的“重地”,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父亲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的书房的。正在他惶恐不安的时候,父亲开始发话了:“你今年多少岁了?”黄羽准备回答,而父亲又继续说了,其实父亲怎么会不知道他多少岁呢。“你知道那个小孩是什么人吗?我没有教过你宫里要怎么守规矩的吗?你知道吗?在这里一有什么差错,可能性命丢了,甚至连累了全家。……”黄羽低着头,没有说话,他也知道刚才的确犯了一个大错误。父亲说了很久,都是以前跟他和哥哥说过的宫里面的规矩,然后问他,以后该怎么做?黄羽想了想,说:“不再擅自走出家门,有什么事首先找爹请示一下……”父亲沉思着,黄羽是很聪明,但在宫里太过聪明的都不容易好过,而且自己这样的地位,完全就靠一点医术药理生存,万一黄羽将来再犯上更大的错误就完了。但是现在黄羽还小,说得太多他也不能理解,只是在宫里有宫里的生存方式,也是时候要慢慢让他理解,让他学聪明点。

黄羽其实心里也有点开窍,他知道父亲是惧怕李权父亲的问题,所以之后他都很少找李权玩了,而玄觉已经很久没有和他怎么玩了,可能是因为老国师太喜欢自己,所以玄觉不高兴。还是小安子好,因为他的地位比自己还要低,和他玩准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他人品很好,可能习惯了侍候人吧。于是黄羽和小安子走得更近了,御善房也成了黄羽熟悉的地方了,在这里小安子让他也尝到了一些皇上和妃嫔们吃剩的再经过太监总管们的口,最后由小安子干爹送给小安子的点心。

只要是小孩子都喜欢吃,黄羽还没有尝过这么美味的点心,当然欢喜极了,这些日子他过得不错。不过李权还是经常找他和小安子玩的,只不过他找小安子可以直接叫他做新鲜的点心,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因为做好之后他们三个一起吃,没有李权的庇护小安子可不敢吃呢。但黄羽始终不太敢接近李权,特别是李权再叫他玩功夫,他都不敢去了。有一次在他们三个玩的时候又碰到了李权的父亲,黄羽还有点怕呢,小安子更是躬着腰问候着。但是李权父亲并没有说什么就走了,这也是黄羽见惯了的情况,除了自己家里的人会对他有第二个表情之外,宫里的大人没有一个会多说话的,而且是官员的表情都严肃谨慎,是仆人的都微笑着脸,慢慢的都习惯了。

又一次,黄羽又在小安子他的待命房里和小安子玩着,听到传令后小安子便要去干他的活了。于是黄羽又偷偷跟着去了,一进御善房,小安子他老干爹看见黄羽又跟他打招呼,他叫黄羽做黄公子,开始黄羽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因为还没有人曾这样叫过他。小安子也对黄羽说过,其实老干爹并不喜欢他跟黄羽玩的,只是他说是黄羽自己经常找他玩,像李权那样,所以老干爹才没有话说。

到了御善房,小安子又要开始忙了,黄羽便坐到一角,老干爹又客气地拿出一些他收藏的点心来招呼他。什么都像往常一样,正当黄羽不客气地吃着的时候,他一下子发觉山珍海味阁有个影子擦过。黄羽于是好奇了,便独自走过去看看了,本来那里老干爹也跟他说过不能进去的。黄羽偷偷地走到门边,正要往里面看看,突然之间耳边响起了声音:“小孩子,你偷偷摸摸的想干什么?”黄羽吓了一跳,往后缩了一下,转过头要看看是谁,又被人抓住背后的衣服整个拉了上去。

4、梦想

他害怕起来,正要叫出声音,又被东西塞住了口,一下子被后面的力扔到了屋梁上。他忙抓住了屋梁,惊魂未定,但又有种熟悉的感觉。于是四下顾盼,又看见了一个胖胖的脏脏的人在吃着东西,根本没有理会到他。“啊?是小七?”黄羽有点印象了,一下子叫了开口。那个胖胖的脏脏的人于是慢慢转过头来,手里还抓着食物,答了句:“对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说着话口里还不停地吃着东西,而且嘴边都粘满了食物,让人看见都恶心。

这个人说是小七,其实都不小了,应该比黄羽他们要大几岁,样子比起以前胖多了,黄羽都不知道怎么会认得是他。这时候黄羽的手突然被东西打中,刺痛了一下,由于是突然而来,他抓不紧屋梁,聚然往下就掉了。“啊……”黄羽想这回肯定要摔伤了,情急之下只有用手护着头脸,一下子功夫,做好心理准备的黄羽又没有想象中摔到地上,而是被人轻轻地接住了。

原来是那个老人,在他抱着的情况下,黄羽才看清楚他的面目,这个老人年纪已经不小了,胡子都花白了,红红的脸,上面眯着的两眼十分有神,他虽然衣着不光鲜,但也不像小七那样脏。正想着的时候,黄羽又被他抛了起来,不过这回黄羽并不担心了,因为他知道这个老人功夫厉害,不会出事的。在空中的时候却被拍了一下头部,变成直立着,双腿向地。“呀!”老人并没有接着他,黄羽只觉脚掌撞到地上,痛死了。当他再转过头,看见老人已经在吃东西了,口里还不停地唠叼着:“我不是教过你轻功的吗?怎么这么没用啊。”黄羽不明白便问了:“轻功都是摔出来的吗?又不见你摔……”老人截住了黄羽的话:“对啊,当然是这样的了,开始摔三尺,摔三尺没事了就摔四尺、五尺、六尺,当你可以从梁上摔下来都没事了,那你就学会了一点轻功的窍门了。”

突然间,老人家突然停住了并示意不说话。黄羽知道他可能听出有人要过来了,于是赶紧靠到门口附近偷窥一下。看见那边果然有几个婢女要过来了,于是转过头要向他们示意。这时候只见老人已经拉着小七飞了向另一边的门口了,真不简单啊,小七看样子有一百斤以上呢,老人拖着他都可以“飞”起来。黄羽认真看着他怎样“飞”,原来真是利用脚尖的力,只见他在向下坠的时候,总是用脚尖垫一下栏杆、树枝等,是脚尖用的力,他的练习没有错,黄羽心里暗暗开心了。

“你是那里的?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来御善房偷吃?”一个带头的婢女指着黄羽。黄羽现在才害怕起来,刚才竟然忘了有人靠过来,这下可麻烦了。“逃!”黄羽就有一个想法,于是转头就向刚才老人走的方向逃了。“不要走啊,抓住他啊……”后面的叫声让黄羽乱了神,他学着老人用力蹬跳着,是跳得高了点,但很快又着地了,根本没有“飞”的感觉。在宫里到处都是人,而这时好像每个人都要抓他一样,慌乱中,黄羽都不知道走到哪里了。又一个栏杆前面,黄羽一样用力蹬,但可能走太远,已经太累了,在空中脚被栏杆拌了一下,黄羽整个人摔在地上,还打起了滚。

“这次糟了”,黄羽又想到了父亲的话:“在宫里闯了祸可能要丧命,甚至连累全家!……”正在黄羽乱了分寸的时候,却听到一把很温柔的声音说道:“你没事吧?”黄羽忙抬起头,前面站着几个人,几个婢女的前面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正看着他,抚着嘴笑了起来。原来现在的黄羽满脸都是尘土,因为摔了一跤,而他满头都是汗,所以脸上都沾满了尘土。“你叫什么名字吗?”小姑娘问,“黄羽……”黄羽说了之后又开始后悔了,因为前面这几个什么人都不知道,说不定是来抓他的呢,他还把真实的名字说了出去,这下可能麻烦了。“哦,黄羽子,你走到我寐宫干嘛啊?”黄羽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加上了一个“子”字,便更正说:“不是黄羽子,是黄羽。”小姑娘很好奇地望着黄羽,又问:“不是每个男的小孩都有一个子字的吗?”正在他们争论着的时候,一个婢女走上前问黄羽了:“你是不是来传话的啊?”黄羽摇了摇头,婢女便像换了个人似的恶狠狠地说:“那你来这里干什么?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快点回去!”黄羽连忙又往回走了,走的时候还听到刚才那把温柔的声音说话:“怎么还有小孩子的名字没有一个‘子’字的啊。……”

找了很久的路子,终于找到熟悉的路回家了,这次回家黄羽什么都没有做就躲了回他和哥哥的房间。哥哥看到他身上的尘土,便又向父亲告密了,黄羽都习惯了,他哥哥总是针对着他,这样的告密都习惯了。哥哥几年前就不喜欢他了,原因之一就是哥哥觉得他很多活要干,而黄羽因为小都不用怎么干;还有就是无论父亲或者其它人都喜欢黄羽,因为黄羽聪明,什么好的东西、评价都被黄羽独占了。幸运的是,父亲并没有找黄羽骂,可能事务太多了,又要造药了。

那次之后黄羽也不敢去御善房了,但他跟小安子和李权提起了那个美丽的小姑娘。因为宫中他见过的女性基本都是婢女,所以那个小姑娘印象特别深刻。而小安子就摆出老练的样子了,他跟黄羽说,宫里的美女非常的多,黄羽只要说出她的特点就能告诉黄羽叫什么名字。但黄羽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就说很美很美,声音很好听。小安子便说出几个妃子的特点,但黄羽都觉得不像。李权没有什么发表,只是说他喜欢上了琛灵公主,琛灵公主是宫里最美的公主,还跟黄羽争论了许久。

终于有了这么一次,李权要带黄羽去见识一下他所喜欢的琛灵公主,因为公主会在一个院子出现。于是两个人一起躲在那里等公主出现,才等了一会,又因为争论谁美一些的问题吵了起来。其实以前在其它问题上吵起来李权都不够黄羽说,但说到琛灵公主时,李权就怎么也不肯退缩。

正在这时候,黄羽突然又看见了上次她遇到的那个小姑娘,也是带着几个婢女走着。于是他拉拉李权的衣襟,但李权正嚷嚷着,没有理会到。黄羽于是用力一点再拉拉他,这下李权却误会了,他以为黄羽说不过他动起手来了,于是怒起来了,一下把黄羽推开。黄羽根本没有想到李权突然推开自己,他还在看着那个小姑娘呢,于是整个人又摔倒在小路边。这时候李权也看到了迎面而来的小姑娘了,他却管不上黄羽了,连忙弯腰行礼:“公主你好。”小姑娘看见李权笑了笑回礼,又走到黄羽跟前,说:“你没事吧?”黄羽这下才明白了,原来这个就是琛灵公主,可惜每次在她面前自己都出了丑,真是倒霉。只有站起来说:“没事没事”,尴尬地走开了。

事后,李权便骄傲地对黄羽说:“怎么样?你那个能跟琛灵公主比吗?”黄羽便把情况跟他说了,李权思考了很久,先是笑笑,突然又严肃起来说:“不行啊,我很喜欢公主的,你不能也喜欢她,这个朋友都不能的。”黄羽没有理会他的话,但那次之后,他们都经常去看琛灵公主了,慢慢地琛灵公主也对他们熟悉了,他们也慢慢地知道,去“看”琛灵公主的还大有人在。琛灵公主在黄羽心中也慢慢成为一个很特别的人物,就是天天都想着的,时时都希望能见到的那种吧。这些秘密却只有李权和小安子知道,黄羽也懂得李权一样是这样喜欢着琛灵公主,而他会很明显地表现出来,比如有一次有一个太监对公主不敬,他狠狠地揍了他一顿。

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几年了,随着黄羽长大,他也越来越明白到,宫里的人是分很多等级的,不同等级的都没有什么来往,像小安子这种是最下层,自己也只是比他们这种仆人要好一点罢了。而像琛灵公主这样的等级,自己是不能逾越的。随着他越来越长大,越来越看懂这个皇宫里的东西,就越来越觉得苦恼,越来越沉默寡言。虽然他的聪明伶俐能搏得很多人的喜爱,公主也好像很喜欢自己,常找他交往,还跟他说心事,但越是这样,黄羽越苦恼,越难受。

在这几年里,黄太医都要求他学各种药理及人体穴位经脉等东西,内容也越来越多,仿佛永远也学不完的东西,黄羽也越来越厌倦了,但不学也不行,父亲实在太苛刻了。虽然这样,但黄羽还时不时去找老国师学习他喜欢的天文地理,但这些年他发觉老国师也越来越老了,很多事都弄得有点糊涂了。而小时候的好友玄觉,慢慢长大后却好像越来越不喜欢自己,不过这些他现在都懂了,宫里的人都是这样的了,没有什么事都不会有什么来往,突然之间来往通常不会是好事。有时候黄羽还是跟李权学功夫的,特别是学飞,黄羽已经懂得功夫不是那么容易就学会的。但他也知道只要肯努力用功,总有一天他也能“飞”起来,那时候就能“飞”出这个皇宫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

更多精彩后续章节 尽在微信公众号:漫画部落联盟

公众号输入框输入“黄药师”即可阅读全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