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治病,先看颜值!”乡村小医生林昊向来坚持原则。原本只是个默默无闻的打工仔,谁知医术却高得无边无际!林昊一出手,疑难杂症都没有,不仅治好了大人物的男人病;更在治好了大美女的女人病!从此名声外扬,一众求医者纷纷找上门!只是日夜操劳,做个有责任感男人,总会累的……

精彩试读

第1章 你在跟我开玩笑
“嘭!”拍桌子的巨响,突然间在一个诊所里响了起来。

一个装扮斯文的眼镜男显然被气坏了,双手重重的砸在桌面上,怒瞪面前身穿白大褂,翘着二郎腿的中年男,愤怒的质问道:“老板,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中年男并没跟他动气,脸上一派从容平静,说话之前竟然还很有闲心的拿过桌上的紫沙小茶壶,对着壶嘴“滋溜溜”的吸了一口,这才慢悠悠的道:“年轻人,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眼镜男怒斥道:“一个月2500元,没有假期,不包吃不包住,要本科学历,还要有两年工作经验以上,你竟然说没跟我开玩笑?”

中年男洋气的耸耸肩,一副你说对了,我确实没说错的认真模样。

眼镜男见状更是怒得不行,嘶吼道:“2500元想请一个医生,你以为这是惠城乡下吗?这里是羊城,是粤省的省会,是人均月薪工资5694元的大省城!”

中年男依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慢条斯理的道:“年轻人,如果你要这样说的话,那我只能说抱歉,我这儿拖大省城的后腿了。不过你得清楚,我们这石坑村虽然勉强属于羊城,但却是大省城里的农村。再另外,有件事或许你不知道,我们石坑村虽然有一大半地方是属于羊城的,但另一小半却属于惠城的。非常不幸的是,你所站的位置,所在的这个诊所,就是在惠城地界上,嗯,更确切一点的说,这就是惠城的乡下!”

斯文眼镜男:“……”

中年男好整似暇清咳一声,问道:“你知道惠城的人均月薪工资是多少吗?”

眼镜男被问住了,“这个……”

“不知道吧!”中年男得意卖弄起来,朗声道:“是2467元,我给你2500元,比平均工资多了好几十呢,你还不满意!真是的!”

眼镜男终于被彻底打败了,懒得再跟这家伙浪费口水,直接拂袖而去!

中年男见他调头就走,忙叫道:“哎,哎,说得好好的,怎么走了?年轻人,回来,回来!咱们再商量商量,我可是很有诚意的!我给你再加五十块怎么样?”

他不叫还好,一叫唤,那原本只是慢走的眼镜男立即撒腿就跑,仿佛这中年男是洪荒猛兽,会吃人不吐骨头似的。

中年男见这前来应聘的眼镜男瞬间就跑得没了影儿,不由得一声暗叹:又一个了……

正在他长吁短叹的时候,一个年轻女孩儿从后面的药房走了出来。

女孩约摸二十一二岁左右,眉目如画,清秀绝丽,眉毛弯弯如同月牙儿,俏鼻樱唇,美得不可收拾,尤其吸引人的是她的迷人的双眸,目光灵动,闪烁着智慧和倔强的光芒,可她只要一笑,眼神中的倔强立即就会化作春风细雨,能够滋润任何人的心灵。

女孩的身上此时穿着护士服,乌黑的秀发盘在护士帽里,可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护士服穿在她的身上却仿佛量身订造一般,不长不短,将她前突后翘的身材完美的称托出来,尤其是那双美腿,实在不是一般的撩人。

不说别人,就是中年男见了她美白的长腿也有点不自在,喝斥道:“若蓝,你就不能穿上袜子吗?”

第2章 吸睛美护士
“天这么热,我再穿袜子的话非捂出痱子来的!”叫若蓝的护士应了一句,接着给中年男的茶壶续了水,这才坐到他身边道:“爸,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赶紧把门口的招聘告示给撕了!”

中年男不服气的道:“我干嘛要撕!”

若蓝道:“我要是没数错的话,算上刚才那一个,这前前后后来应聘的总共有二十九个了吧!”

中年男人脸上闪过一丝窘色,“那又怎样?”

若蓝道:“可这么多人来应聘,有一个愿意留下来的吗?”

中年男道:“这……”

若蓝接着又道:“爸,虽然我承认,你说的是事实,不管从高德地图还是百度地图上看,这儿都是惠城,还是惠城乡下,可往前几百米就是羊城,谁不把这儿当羊城省会呢?你就给那么点钱,还要提那么苛刻的要求,你这是请人来给你打工吗?还是请人来打你啊?”

中年男被气得不行,抓着茶壶就要顿到桌上,可想到这茶壶是好几百元买来的,又舍不得,而且他也必须承认,女儿说的就是事实,在招聘面试的时候,有好几次他都差点挨了打,今天这个只拍桌子的,无疑算是好的了!

然而放不下脸面的他还是生硬的喝道:“你个不孝女,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当初的时候,你要是听我的,不去读护理中专,上高中考个临床本科,我用得着请人吗?”

若蓝委屈得不行,她之所以选中专,不就是为了早点出来工作,减轻父亲的负担吗?懒得再争辩的她,便不再跟父亲坐一块儿,拉开玻璃门独自走出去坐到门口,顶着日头生闷气去了。

中年男姓吴名仁耀,是石坑村土生土长的土著居民,按户籍来说算是大省城人氏,也是石坑村唯一的乡村医生。

娇美护士是他的女儿,叫吴若蓝,去年刚刚卫校毕业。

吴仁耀的年纪渐渐大了,身上的毛病也多了起来,最要命的还是越来越严重的痔疮,稍为坐长一点时间就受不了,所以今年入夏之后,他就寻思着招个便宜医生,减轻一下压力。

由于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沾着大省城的光,所以前来应聘的人还真不少,可听到吴仁耀只肯给鸡碎那么一点多的工资,而且还诸多挑剔,诸多要求,加上吴仁耀的嘴脸原本就以尖酸刻薄出名,干脆一点的二话不说直接走人,脾气大一点的拍桌子骂娘,更有脾气火爆的差点没对他动拳头。

在两父女正互生闷气的时候,门外来了一个约摸只有十八九岁的年轻男人。

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一件纯白的T恤,脚下踩着一双半新不旧的球鞋,肩上还有个背包,看起来就像个正在念高中的学生,简单,清爽,阳光,帅气!

吸引他停留下来的,自然是门前贴着的那则招聘告示,可是当他看完之后,又往诊所里面瞄了一眼,然后便摇头准备离开,可就在转身的刹那,他看到了吴若蓝……确切的说是看到她那双腿,然后他就滞住了。

女人的腿,大多都是美丽的。

第3章 无可挑剔的美
只是他却发现,无论多美的腿,多多少少总会有些缺陷,例如健康的过黑,白皙的苍白,比例不够均匀……然而此时此刻展现在他面前的却是十全十美,没有丝毫瑕疵的,就象是一双精心雕磨的雪藕美玉,无一丝一毫可以挑剔的地方!

吴若蓝见这年轻男人死盯着自己的双腿瞧个不停,脸便红了起来,暗骂一句“流氓”,这便转身回了诊所。

年轻男人原本打算离去的,可是因为这双美得让他心跳的腿,他改变了主意,决定进去看看。

吴仁耀这个时候已经有点迷糊的打磕睡了,看见有人走进来,以为是患者上门,这就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坐!”

年轻男人坐了下来,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搜索那美腿女孩的身影,结果却失望了,那女孩不知道躲哪去了。

吴仁耀此时已经摊开了处方笺,问道:“姓名?”

年轻男人如实的道:“林昊!”

吴仁耀又问:“性别?”

林昊狂汗三六九,闷声问:“大叔,你看我身上有哪一点像女的吗?”

吴仁耀愣了一下才清醒过来,打磕睡,走神了,不过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冷哼道:“年轻人有口才是好事,耍嘴皮子可就要不得了!你是男的就说男的,扯女的干嘛?”

林昊:“……”

吴仁耀写上了男之后,也懒得问年龄与住址了,直接问道:“你哪里不舒服?”

林昊道:“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吴仁耀把笔拍到桌上,不悦的喝问道:“那你进来干什么?”

林昊下意识的应道:“我是来看腿的!”

吴仁耀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是说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林昊:“……”

见他表情复杂古怪,吴仁耀拍了一下桌子,喝问道:“你到底来干嘛的?”

林昊道:“我是来应聘的!”

吴仁耀疑惑的问:“你来应聘?”

林昊点了点头,指着门口道:“你外面不是贴着告示招医生吗?”

吴仁耀仔细的看看林昊,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神色终于有所缓和,“事先声明,我这儿工资可是很低的。每个月二千五,不包吃也不包住的。”

林昊撇嘴道:“少了点,不过……嗯,没关系。”

吴仁耀心中一喜,仍然不动声色的道:“我这儿工作可是很辛苦的。每天上九个小时,晚上有急诊还要加班,没有加班费,没有假期,没有年终奖,没有五险一金的。”

林昊道:“这个……好吧,也没关系。”

吴仁耀这下终于忍不住乐得见牙不见眼了,谁说这世上没有水鱼的,这不就来了一个吗?于是急忙问道:“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林昊道:“现在就可以!”

“行,赶紧坐诊吧!”吴仁耀这就要把位置让给他,困得不行了,必须赶紧去睡一觉,可是屁股还没抬起来,又感觉不对,重新顿坐下来道:“等下!”

已经站起来准备坐诊的林昊疑惑的问:“怎么了?”

吴仁耀问道:“你有临床本科学历吗?”

林昊摇头道:“没有!”

吴仁耀愣了下,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道:“临床大专呢?”

林昊又摇头道:“没有!”

吴仁耀这下软瘫瘫了,十分无力的道:“卫校中专毕业证你总该有吧?”

林昊还是摇头,“也没有!”

第4章 什么都没有就滚
吴仁耀这下彻底呆住了,仔细地上上下打量这个林昊,发现他虽然表现得认真严肃,老成持稳的的样子,可是帅气的面容隐透着一股稚嫩。

看了又看之后,他无比的确定,这是个小屁孩儿,撑死不过十八岁!

这,明明就是高中还差几年才毕业嘛!

一时间,感觉自己被耍了的吴仁耀恼怒成羞的冲林昊大吼道:“滚,滚,哪凉快哪呆去!”

林昊仿佛没听到似的,依然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

吴仁耀怒得不行的,一双老拳握得格格作响的道:“你不滚是吧?那你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林昊道:“大叔,你不是让我哪凉快哪呆去吗?刚刚我已经在村子转了好几圈,最凉快的就是你这儿了,不过我建议空调不要开25度,26度也一样凉快的,虽然是一度之差,可是一年下来,能省好多电费的!”

“……”吴仁耀被直接气呆了。

在他就要彻底暴走,准备痛扁林昊一顿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慌乱又凄惨的叫喊声:“医生,医生,快,快救命啊!”

乱七八糟的叫喊声中,哗啦啦的进来近十人,中间还抬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年轻女人,诊所里正要对林昊进行暴打的吴仁耀也被迫让到了一边。

这些人有男有女,年纪也不一,可是身上的装扮几乎都一样,身穿长衣长裤,脚踩登山鞋,头戴宽檐帽,后面还有一个大背包。

不用问,这些就是传说中的驴友!

当然,驴友也分骑行和步行的,像这种只是背着包步行的,应该叫背包客,不过这不是重点,略过不提。

瞧眼前这情景,吴仁耀用屁股想一下都知道,这些人十有八九是在户外登山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真是的,这大热的天,没事爬什么山呢?真是吃饱了撑的,这回好了吧,出事了吧!吴仁耀在心里暗自嘟哝。

受伤的人,显然不只被抬着来的那个女人一个,带头那个面露售急,喊的最大声的男人明显也受了伤,一边肩膀高一边肩膀低,肩膀低的那条手臂垂着一动也不能动,衣袖也被鲜血染红了!不过他并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势,而是第一时间冲到身穿白大衣的吴仁耀面前,指着被抬进来的女人道:“医生,你快救救她,快救救她!”

“别急,别急!我先看看!”

急病遇了个慢郎中,吴仁耀仍是那副不徐不疾的样子,慢慢的走到放到地上的女人跟前,只是定睛看了看后,立即连连摆手道:“不成,不成,伤得太严重了,我这小诊所处理不了,你们还是赶紧送医院去吧!”

是的,这女人的伤势真的不是一般的重,一只手的肘关节已经变形了,另一只手的腕关节也已经扭曲,几乎可以像纸一样折叠起来,但更为恐怖的还是她的一条大腿,正插着一根锐利的枯木,斜着从前面穿到了后面,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下半身。

女人的生命体征也已经变得极为糟糕,清美的颜面苍白如纸,嘴唇紫绀,呼吸急促微弱,身体还在不停的发颤,神志明显已经不清醒了。

这,无疑已经是半只脚踏入鬼门关的节奏——休克!

第5章 我可以救她
吴仁耀的门诊,只是个小门诊,平时看个头痛脑势,感冒发烧的或许问题不大,可是遇到这么严重的外伤,他哪能有办法?就算真的有办法,他也不干,风险太大,得不偿失啊!

受伤的男人忙道:“医生,我们已经打了120,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在车来之前,你能帮帮忙,保着她的命好吗?”

吴仁耀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我就一个乡村医生,我没办法处理这样的伤势!”

受伤男人没办法了,放下尊严哀求道:“医生,求求你,救救她吧!”

吴仁耀不为所动,仍是摇头不绝的道:“她都已经休克了!你还让我救?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可担不起责任!”

受伤男人的眼眶红了,嘶喊道:“医生……”

吴仁耀摆手,不但不医治,甚至很绝情的道:“既然你们已经叫了救护车,那你们去外面等!我这儿可不能死人。否则以后谁还敢上我这儿看病啊!”

“你!”受伤男人终于被这冷漠的狗屁大夫激怒了,扬起那只没受伤的手就要揍吴仁耀!

“要动手?”吴仁耀则立即摆出一个冒牌张三丰的起手势,喝道:“告诉你,老子可是练过的!不想另一只手也废掉的话,你尽管来!”

看到这里,一旁的林昊终于不忍心看下去了,刷地推开挡在面前的驴友,凑到那女人蹲下身去,

“你干什么?”林昊刚一蹲下,两个喝声已经异口同声的响了起来,一个是吴仁耀,一个是那受伤男人!

林昊没理他们,仔细的查看一下女人后,眉头皱了起来,然后问那受伤男人,“救护车还要多久才能到?”

受伤男人忙道:“我刚刚已经打电话催过了,救护车已经在路上,可现在是下班时间,车流高峰期,车被堵住了,他们说最快最快也要半个小时!”

林昊听了忙摇头道:“半个小时太长了,她现在已经处于休克状态,而且还在流血,情况也还在恶化,最多十五分钟,她就会停止呼吸!”

受伤的男人明显是个硬汉,因为他那一边高一边低的肩膀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那是要不是骨折,便是肩关节脱位了,这样的伤势疼痛何其难忍。换了普通人,早就大呼小叫了,可他别说叫唤,连眉头也未曾皱一下,可是听见林昊这样说,他虎目中的泪水竟然滴嗒一声落了下来,可想而知躺在那的女人对他有多重要!

受伤男人哽咽着转身对吴仁耀道:“医生,你行行好,救救她吧,只要你保住她的命,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冷漠的吴仁耀不知道是听到他说起钱,还是看见他流了泪,脸上终于出现了犹豫之色,但想了又想后最终还是摇头。

“爸,你怎么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药房里出来的吴若蓝见父亲如此麻木不仁,忍不住出声叫了起来,“你救救她呀!”

“你懂什么!”吴仁耀冷喝一声,“这没你的事,回后面去!”

林昊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去看吴若蓝的美腿了,紧着对受伤男人道:“你信得过我吗?我会医术,我可以救她的命!只要你点头,我立即就救她!”

更多精彩后续章节 尽在微信公众号:漫画部落联盟

公众号输入框点击《小说专区》-在首页右上角点击放大镜输入“妙手小村医”即可阅读全文哟!